愛自己的藝術(摘自歐林《活在喜悅中》)

Posted on 12/04/2013 by 楚天格

字體大小按鈕:BIG MIDDLE SMALL



你能以許多種方式愛自己,每一件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都是一個體驗愛的機會。

當我們以正確的觀點來看時,其實任何一件事都能提供一個愛你自己的機會。

當事情似乎有違於你時,它們只是將你原本可以運用的力量受到阻擋的情況讓你知道罷了。我確信,如果我請你們列出一張表,寫出那些你可以做的、對自己充滿愛的事,你一定可以想出很多。

也許有一部份的你會提醒你,你並沒有實現那些事,於是一場鬥爭就開始上演了。這個內在戰爭會耗損你的能量,而認為自己做錯事,並非是運用能量的正確方法。

愛你自己,意指全然地接受你現在的自己。

這個約定沒有例外。


它是你自己同意要欣賞、確認、接受並支持此刻的你。它意指活在當下。

你們許多人抱著遺憾來回憶過去,想著你如何能以一種更高明的方式來處理那樣的情況,並想像只要你曾經做好這件事或那件事,那麼事情一定會有更好的結局。


有些人的著眼點在未來,而使得現在的自己彷彿不夠好似的。

如果你能記得過去你成功的那些時候,那麼你的過去就能在你創造正面記憶時幫助你;而未來可以是你的朋友,如果你在想像未來時,能勾勒出你正在創造的下一步的視象。

不要因為你尚未達到而責怪自己。毫無保留地愛現在的自己,是很重要的。

愛自己是超越執著和不執著的。

你們活在物質的身體裡,而每個人都有一個你們稱之為「我」的焦點。而你們正是因為被賦予了「我」,所以你們就能夠從更大的整體分離出來,來體驗存在的一個特殊部份。

直到現在為止,所有你們經驗過的每件事,都是你此生要來學習的


不論你將這些事件標示為好的或壞的,它們都是組成你的存在、你的獨特性及你的目的的一切。如果你們能夠從我的觀點來看自己,你看見的自己將會像是一塊多面的水晶。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全然不同的,一個能量獨一無二的組合。每一個人都是美麗、獨特、世上唯一的,就如同每塊水晶一樣。你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反映光,因此你的靈光(aura)不同於你四周的那些人。


如果你能欣賞自己的獨特性,看出你已然選擇的道路與任何其它的人不一樣,你就能更容易超然於別人的看法,而遵循自己的指引而行。


愛你自己更多的另一個方法就是停止與別人相比。雖然你是整體的一部份,你當然也是獨立的個體,有你自己的路。那些你接受為你自己的,關於群體和家庭的信仰系統的信念,可能會妨礙你愛自己。


也許你聽說:「每個人都說靜坐冥想是好的。」所以如果你沒有那麼做,你就會覺得自己真糟糕。

愛自己的挑戰,就是從別人告訴你的每一件事情站開來,自問:「這適合我嗎?這會為我帶來喜悅嗎?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我會覺得快樂嗎?」

最後,如果這些都成為你自己的體驗,那才能算數。


人有個傾向是,想把另一個人或某件事物---好比一本書---當作權威,而將什麼對你有益的決策力,置於身外。跟隨老師學習有許多的益處,但只有當你能學習到如何為你自己取得信息,並達到自己的成長,才能說是有益處。


我的存在是要為你開一扇門;我不希望拿走你的力量,卻是要帶給你力量。當你與你的老師,與任何你在生活中將他當作是權威的人,或與你的朋友在一起時,小心地問詢並聆聽他在說些什麼。也許你會接受他的話,而將這些話當作真理,你要記得問:他們說的只對他們是真的呢?或對你也有好處?這很重要。



愛自己是指---走出罪感之外

這個社會裡有極強烈的罪惡感(guilt)。人和人之間的許多聯繫是由太陽神經叢--權力中心--而來的。從那兒人們試圖慫恿、說服、控制和操縱彼此。


愛自己是指走出這類的關係之外。想要做到這一點,你們必須放棄罪惡感。如果你不與週遭的人玩同樣的遊戲,你也許會發現他們備感威脅。他們要你以某種方式思想和行動,以適合他們的想法,所以他們就試圖藉著罪惡感來控制你。


很多父母親都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於是他們藉著罪惡感、憤怒和撤回愛心來統御他們的孩子。


當你感覺自己是強而有力的,能主導自己的生活時,你能依心而行。但當你感到缺乏控制力,你也許會覺得你必須透過操縱或從事權力鬥爭來獲得你想要的一切。你也許會認為你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找借口,或說謊來呵護別人的感受。


當你這樣做時,你不是在愛自己,反之,你給你的潛意識一個訊息,即你之為你是不足以被別人接受的。如果你希望得到自由,重要的是你也不要去操縱別人,卻給予他們自由。


一開始你也許會覺得,如果你將別人能率性而活的權力交付出去,你在某種程度上就會失去一些對他們的控制。但你終將在你們之間創造出誠實和愛的全新層次。而若沒有你的這份勇氣、以及你願意釋放對別人的控制,這將是無法達到的。


你可以學會對別人的反應以及對那些將你從平靜、清明的中心拉出來的情緒,保持超然的態度。愛你自己表示你以慈悲肯定你自己。當你願意給別人看見你是誰的時候,你為他們打開了一扇門,使他們也可顯露出他們真正的自己。


批判是愛自己的一個阻礙。當你批判別人,你就造成一種分離感。當你對另一個人有意見,好比你看著他說:「這個人看來像是個懶骨頭,或一個失敗者,或衣服穿得真糟。」你會創造一個訊息給你的潛意識,即在這世界裡,如果你想要被接受的話,你的行為一定要合於某些特定方式才行。

藉著你的批判而排拒別人於門外,你就在潛意識中設下一個訊息,即你只在某種情況下才會接受自己。這將會導致一個自責的內心對話。同時也會從外在世界帶回許多的負面形象,因為你一旦送出這些畫面,你就創造一條它們可藉以回來的通路。

看看你送給別人的訊息都是些什麼。你是否懷著愛來接納他們,而不帶任何批評或貶損?你向他們微笑嗎?你友善嗎?你讓他們對他們自己感覺很好嗎?或著你不跟他們打招呼,就自己找了個位子坐?


如果你接受他們,即使只是心靈感應式的(在自己心裡),你將能幫助他們找到他們的大我。而且你將會發現別人也用更充滿愛的方式來接受你。



你對實相的信念創造你的生活經驗

它能以微妙的方式發生。如果你認為人們不接受你之為你,而你必須取悅他們,你就會將那樣的人帶進你的生活中。你可能會發現你總在朋友感到疲倦而不想付出時見到他們。


不管你對朋友或任何在你生活中的人,有什麼樣的信念,它們都會那樣地實現。如果你說:『此人讓人感到溫暖,而且對我很親切。』你便會在你們的關係中,創造出這樣的感受。


要進入更高的自愛感覺中,你可以開始認出你認為世界是如何運作的。如果你認為世界是冷酷無情的,或你必須很辛苦才能完成一件事,那麼那個信念就會阻擋在你與自愛之間。


信念就是你對實相所認定的真理

也許你會說:『如果我向人微笑,他們也會對我微笑。』對你而言,這可能是實相,但對別人而言,卻不一定是。

的確,因為這樣的信念,可能會使你潛意識地選擇只對那些會對你微笑的人微笑。如果你相信別人絕對不會回你一笑,那麼你將自動地選擇向那些絕對不會回人一笑的人笑。

如果你想經驗一個有情的世界,並支持你自愛的形象,那就開始看看對於這世界,你是怎麼對自己說的。藉著改變你的期望,你將能改變你與人及與世界的相遇。


有這樣的說法:「世界不一定公正,但卻很精確。」這指的是你得到的正是你所期待的事物,而且你也相信你將會得到。如果你在一個你「明知」很難賺錢的行業中工作,而你說: 「在我這行,沒有多少人能賺到錢。」你將會為自己創造那樣的事實。


你對現實所抱持的某種看法,將會是你的經驗,這不止是對你的事業而言,也是對你在那行業將會遇到的人而言。

你所需要的只是改變你期待的事件,而你將經驗到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自愛的另一個特質是寬恕。你們有些人總掛在老問題上,一次又一次的在感覺憤怒。也許是對你自己,或對一個有負於你的人。大我瞭解什麼是寬恕。如果有任何你堅持不放的憤怒、傷害、對別人的反感,那你就會將它們保存在你的靈光裡。


你生氣的對象會受影響,但還是你受的影響最大。你心中對任何人懷抱的感覺,都會滯留在你的靈光裡。這些感覺像個磁石般地吸引來更多同樣的事物。

寬恕絕對有道理,因為它會洗淨並治癒你的靈光。

愛自己也同時涉及到謙遜,那是由內心而非由自我(ego)的表現。謙遜說:「我是開放的,我願意傾聽。我也許沒有所有的答案。」


謙遜是個讓你接受更多的特質,因為謙遜意味著開放。它並不暗示著缺乏自信,卻是對自己有更大的信心和信任自己。只有那些對他們自己是誰感到自在的人才能表現出謙遜

那些表現出最高傲或最冷漠的自信的人,其實正缺乏他們試圖投射出來的那種特質。那些愛自己的人顯得非常親切、慷慨、仁慈;他們以謙遜、寬恕和接納表現他們的自信。

如果你認識一些似乎非常聰明的人,他們貶損他人,排斥朋友,使人們對自己感覺很差勁---不論他們說得多漂亮,或他們教給你什麼,你都可以很篤定的說,他們並不愛自己。


愛自己涉及對你是誰有信念、信賴和信心,而願意據以行事。只是去感覺那樣的信念是不夠的;你必須在你的外在世界裡,體驗到它。


你是一個有物質存在的人,你的喜悅來自在你四周看到那些表現你的內在美的事物---花園、花朵、樹木、你的房子、海洋。這些都是你信任自己而行動,及你以行動遵循你的路和憧憬的報償。


愛自己的終極挑戰就是據以行事,對人們說出你心中的話,並在這個世界上,創造出你的天堂。


只是付出及散發愛是不夠的,愛自己同樣也來自於接受愛。如果你為每一個人付出你的愛,但他們無法接受,那麼你的愛將無處可去。藉著願意接受人們給你的愛,其實你服務了每一個人。

你能給別人最偉大的禮物之一就是開放胸懷接受他們給你的愛。

任何一種異性或同性朋友之間的關係,其成功的程度要看每個人能接受對方的愛的程度。即使你付出了百分之百,如果對方只接受百分之五十,那麼你給他的已打了對折。如果他只回報你百分之五十,而如果你只能收到其中的百分之五十,那麼你得到的只有百分之廿五,以此類推。


結果是,你們由彼此體驗到愈來愈少的愛。若你想在生活中體驗到更多的愛,要願意接受別人的禮物:愛、友誼和支持的表示。


如果每一天你想將你的大我帶進你的生活,而增加你對自己的愛,那麼你不妨找一項靈魂的特質,當你有時間時,就讓自己想這份特質。這些特質有些是:和平、感激、謙遜、和諧、喜悅、感恩、健康、豐盛、自由、寧靜、力量、正直、尊敬、高貴、慈悲、寬恕、意志力、光亮、創造力、優雅、智慧和愛。


藉著想起或冥想這些特質,你會將把它們吸引到你的靈光裡,增加它們並使人們能在你身上認出這些特質。你想什麼,你就是什麼。如果你每一天都能挑選一個大我的特質,沈浸其中並與之認同,你所創造的將會是一個你自己的體驗。


愛自己涉及到尊重自己,活在更高的目的裡。當你看重你自己、自己的時間、愛和憧憬,別人也會如此做。


在你與朋友會面之前,自問你們在一起能創造的最高目的是什麼?你曾不曾到別人家裡,心裡其實想走,卻又猶豫不決,不想傷了別人的心?如果真是如此,你不就是將他看得比你自己更重要嗎?


冥冥之中,你在心靈感應的層面上,帶給他不必尊重你的時間或你這個人的訊息,那麼不久之後,他認為你理當如此,就沒什麼好訝異了。

每當你看重、尊敬你自己,對你自己是誰說實話,採取適當的行動,你不但會使自己演進,同時也會因為你的示範而協助別人。


不能對別人說「不」,反映了一種世界觀,即別人的感覺比你的還重要,他們的權利比較重大,應予優先考慮。當你這樣做時,你將會在內心創造能量封鎖的狀況,其中貯集的憎恨、憤怒和傷感,全滯留在你的靈光裡,而引來更多同類的事物。


自愛發自你的內心,溫柔待人,無條件的付出你的愛。有些人以為自愛意指強有力的行動,以侵略性的方式運用意志力而否定別人的權利。

你見過那種人,他們遂其所願,而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對別人的影響,你稱他們無情殘忍。而你常常以相同的方式,對自己也充滿了侵略性,一部份的你主宰、控制了你的其它部份。


有時候意志力表現得像是個敵人,試圖強迫、指揮、或強要你做某些事情。就像是你的父母,站在你頭上。更糟糕的是,你也許以為它試圖強迫你做的事,是為了你最大的好處。

比方說吧,你可能經常會貶低自己,原因是你認為自己沒能夠更有條理,或一再的拖延,不肯開始做你要做的事。你也許列了一張長長的清單,寫滿了你該做的事,而如果你沒有照著做,內心就覺得很慚愧。

你將意志力當作是對的,而認為另一個在抗拒意志力,使你不做某些事的自己是錯的。在這個案例中,你在使你的意志力對抗你自己。這抗拒也許是你的大我製造出來的,他讓你不去做某些事,並指引你走向其它的路徑。

如果你意志力能和你的心一齊應用,幫助你遵循一條你熱愛的道路,那麼你的意志力將能夠幫助你增加你對自己的愛。意志力可以指引你的焦點。當意志力與你愛做的事結合起來,一切的可能性都將是無限的,你可以超越的界限也是無限的。

你有沒有注意過,當做你愛做的事,比如你喜歡的嗜好,你能夠一次做幾小時,而且能很容易地對使你分神的事說不?

意志力是一種力量,就像是一條河,你可以順流而下,或試圖逆流而上。你能用它來召喚、邀請自己走向更高的路,或者,你也可以持續不斷地為自己明顯的逾越界限而處罰自己。


哪一個系統提供給你前進的動力?你的意志力是否會藉著使你將焦點集中在你更高目的之路,並創造行動的意圖和動機,來幫助你增進對自己的愛?

最後卻非最不重要的一點別把自己太當真

嬉笑、遊戲。如果某些事不太對勁也並非世界末日。幽默這特質也許是走入自愛的最大門戶之一。笑、對別人微笑,以及將問題放遠一點來看的能力,是一個演化的技巧。


那些來自於自愛的更高層次的人,常是幽默的,口角春風,喜歡將別人孩子氣的調皮模樣引出來。他們很願意是自然而隨性的,常會找到理由微笑,總是有辦法讓別人感到輕鬆,而使他們對自己感到快樂。


下周,當你看你生活中的人時,問你自己(不帶批判地):這些人愛他們自己嗎?

如果你跟他們相處有困難,看看問題所在,自問,在那方面他們是否愛他們自己?送給他們慈悲,以供他們在以任何方式創造他們的最高善時,能被運用到。享受你方才送出去的愛,就好像它回到你身上,供你能運用在你的最高善之上。

遊戲練習--愛自己的藝術
1. 你如何知道自己是以愛自己的方式在做事或思考?
2. 如果你做的每件事都是一種自愛的行動,那麼你的明天將會是怎樣呢?
3. 如果在以下的範圍:你的身體、你的親密關係、你的工作或事業等等各方面,你都是自愛的,那麼你的行為將會是怎麼樣的?
4. 如果在你的關係、工作和你的身體三方面,你都是愛自己的,明天你要做什麼?列出在這三方面,你要做的三樣明確的事。
                                            ——————————摘自歐林《活在喜悅中》

好的文章值得推廣,歡迎「轉貼」,轉貼資訊如下:
本文標題:
本文網址:

No Response to "愛自己的藝術(摘自歐林《活在喜悅中》)"

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