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解讀吸引力——架構一與架構二

Posted on 11/05/2013 by 楚天格

字體大小按鈕:BIG MIDDLE SMALL



 就像在看一個電視節目之前,你並不知道在電視攝影棚裡所發生的事……因而同樣的,在經驗到一件實質事件之前,你也不知道在「實相的創造性架構」裡所發生的事。

我們將稱呼那個廣大的「無意識的」精神性與宇宙性的攝影棚為「架構二」……情形就好像是這樣:「架構二」包含了一個無限量的資訊服務,它立刻使你得以接觸到你要求的知識,它在你與別人之間建立了電路網,它以令人目眩的速度計算「可能性」。

然而,它卻不是以一個電腦的不具人格的態度去做那些服務,卻是心懷一種為你們的最好目的——你的以及每個其他人的——的充滿愛心的意向去做。[《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為了要解釋創造我們的實相所涉及的動力,賽斯用「架構一」及「架構二」來代表我們在其中得享「經驗」的已展現的實相。

基本上,「架構一」即物質世界,由自我(ego)——我們與之認同的我們那個有意識的版本——管理。

「架構二」是在幕後的實相,我們由其中汲取在創造實相時所涉及的那些資料,而後我們才在物質世界中經驗我們造出來的實相。主管這廣大的「資訊服務」的是內我(inner self)——也被稱為內在的自我、心靈、無意識、靈性的自己及靈魂。這個實存(entity)選擇並且詮釋進入它的資料——以「有覺性之能量」的方式表現的資料——然後把它送去給自我,自我再決定要不要對這資料採取行動。


 然而,賽斯強調這種架構的區分是個武斷的分隔,只為了討論上的方便而設的。實際上,這兩個架構是彼此互補而不可分的。正如我們的自我依賴著內我而得以展現,而內我也是不斷地尋求展現。兩者都覺察這種相互的依靠,而它們在直覺裡、衝動裡、夢裡及意識的改變狀態裡相遇。


 就像所有自然界生物,我們生而俱有一種朝向成長及發展我們才能的推動力——變為我們本來就是的東西的推動力。和所有自然界的生物一樣,我們是以這樣一種方式相互依賴,以至於一個人的完成導向整個族類的完成,那麼,對我們每一個人而言,有個賽斯所謂的「理想的心理模式」。


「架構二」——或,不如說,在這架構中運作的內我——正恆常不斷地努力使我們向那個方向前進。這個模式是有彈性的,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在變化的環境反應,但它永遠使我們向可能的最好方向前進,不但為了我們自己的好處,也為了所有我們與之接觸的人的好處。


 因此,我們由其中汲取我們經驗的「架構二」,並非一個「中立的」媒介,卻是一個善意的媒介,溫和地把我們推向建設性的訣擇。要與這個向善的力量抗拮,你必須有個對邪惡的強烈信念。


在將來的一些練習裡,我們會看看我們為什麼會不信任我們的直覺與衝動、害怕我們的夢、並且對我們唾手可得的無限創造泉源缺乏信心的一些理由。你將會明白「內我」因無法直接體驗物質實相,必須依賴自我去按照它對實相的信念而對實相加以詮釋。而接著,由於它強烈的渴望看見那些信念得以展現,便把它的能量轉換成物質的形式。我們也將探索發現我們所抱持的那些創造出我們實相的信念之方法。



 但是在這個練習裡,我們將針對「信心」而言。因為已為我們「習焉而不察」的信心——我們能夠運作;「架構二」會供給我們在「架構一」裡得到經驗所需的知識及能量——是我們在「架構一」裡大部份行為的基礎。


例如,我們信任早晨太陽會升起;而它的確如此。我們假定我們的胃腸會消化我們的食物;而它們的確如此。當我們駕駛一輛汽車時,我們認定如果我們轉方向盤,車子便會駛向那個方向等等——我們所採取的最微細淼小的行動都是被我們的意向將被達成的信心所決定的。


 在我們採取某種行動之前,百分之九十的時候我們不覺得有必要去衡量正反兩面,因為我們「知道」它會帶來我們要的結果。而正因為我們的確「知道」此點,正因為我們有信心那個想要的結果會發生,它就發生了。


 常言道:「對你已知的事你不需要信心。」這句話暗示知識是「理性的」而信心是「非理性的」(而知識多少要比信心「高超」)。但照賽斯的說法,我們的信心卻是我們知識的來源。既然我們無法經由正常的感知方式直接知道「架構二」的內容,那我們只能靠信心前進。而只要我們對某事有信心,它就會顯示出來。透過這些顯現,我們獲得知識。


 因此以賽斯的看法,信心跑第一。知識乃信心之結果,而非一種更高超、「理性」的意識狀態。那麼,此時正是我們該開始對「信心」有信心而非不信任它的時候了!


如賽斯說的: 對一個創造性的、令人滿足的、為人渴望的目標之信心——不移之信心——真的由「架構二」裡汲取所有必要的成份、所有的元素(不論其數字多麼寵大驚人)及所有的細節,而後把那些衝動、夢想、偶遇、動機或不論什麼必要的東西塞入「架構一」裡,以使那所想要的目標恰恰以一完成了的模式顯現。[《珍的上帝》]


 為這個練習,你將為自己創造一個「信條」,肯定你對「架構二」的作用的信心。以下是珍的先生羅勃‧柏茲為他自己所寫的一篇,也許可供你參考:


 我有那簡單、深厚的信心,相信任何我在此生所渴望之事皆能由「架構二」降到我身。在「架構二」裡沒有障礙。「架構二」能創造性地產生我在「架構一」裡想要的每件事——我絕對的健康、繪畫與寫作、我與珍極好的關係、珍自己自發而煥發的健康與創造性、她所有書的越銷越暢。我知道所有這些積極的目標會在「架構二」裡精細計劃出來。

不論它們看起來有多複雜,而後它們能在「架構一」裡顯現出來。我有那簡單、深厚的信心,我在此生所渴望的每件事都能由「架構二」奇跡式的作用降到我身。我不必擔心任何一種細節,知道「架構二」擁有那無限的創造能力去處理及產生我可能要求它的每件事。

我所需要的一切就是那無限的創造能力去處理及產生我可能要求它的每件事。我所需要的一切就是對「架構二」之具創造性的「善」有簡單而深厚的信心。[《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為你自己製作一張海報,你的「信條」以大黑字體寫在上面,把它釘在你的床邊或浴室門上。每次你看到它時必定念上一遍,然後就忘掉它,而懷著你的信心會被回報的信心。

好的文章值得推廣,歡迎「轉貼」,轉貼資訊如下:
本文標題:
本文網址:

No Response to "賽斯解讀吸引力——架構一與架構二"

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