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駐紮松果體?

Posted on 2/13/2013 by 楚天格

字體大小按鈕:BIG MIDDLE SMALL


十七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爾用一種二元論來解釋人體,他認為同時存在一個自由的非實體的靈魂,和一個機械操作的身體,靈魂像一個舵手,坐在身體這艘船上。 從此觀點出發,他需要解決一個問題:靈
魂這個舵手一般都呆在什麼地方辦公?
 身體這艘船上的舵在哪裡? 根據當時的解剖學發現,人的腦結構基本上是左右對稱的,除了一個叫做松果體的組織獨一無二,而且正處於腦的幾何中心。 鑑於其是如此的特立獨群、地位顯赫,笛卡爾將它指派為靈魂的駐所。

這個位於前額後、小腦前的神秘組織確實不那麼簡單。 舊石器時代末期,一些原始宗教的信徒會被施以腦顱環鋸術,即在頭頂上挖出不同形狀的洞,只有把腦袋雕鑿成這樣的藝術品才有資格成為祭司的候選人。 祭司憑藉著坑坑洼窪的頭腦未卜先知、喻示眾生,其中的道理在於松果體被認為能夠獲取到空間中可見光譜外的電磁波,並將其轉化為神經信號發送至大腦皮層,產生意識,在頭頂上鑿洞正是為了方便松果體與外界接觸。 有了這樣的腦袋,祭司們就可以閉著眼睛預見到遠方正發生著的一些自然變化了。

松果體被當作了“第三隻眼”,或者說是能量中心,看上去很有資格擔當靈魂的寄所。 但儘管被古希臘哲學家認可為宇宙能量進入人體的閘門,被印度教祖師當作未卜先知的器官,松果體的第三隻眼作用在人身上已經很難體現出來??了,唯一的殘餘痕跡是在胚胎髮育到兩個月時,松果體所在的間腦區域有感光細胞形成,但剛一出現,馬上就退化了。 而根據海克爾生物基因定律,胚胎在很短的時期內會經歷其所屬物種的整個進化史,這說明這第三隻眼應該在我們的動物祖先身上存在過。

的確,古生物學家發現許多滅絕的爬行動物頭頂都有眼睛,在現存的化石級動物,比如已問世 億年的新西蘭斑點楔齒蜥的顱骨上還能找到很小的眼眶,眼眶中一層透明的膜下隱藏著一隻真正的眼睛。 而最近在一種更為低級的脊椎動物,學名為墨西哥麗脂鯉的身上發現,松果體是其唯一的“眼睛”。 這種諢名為無眼魚的魚生活在墨西哥的一些地下山洞中,它們沒有完整的眼睛結構,因此一直被認為是不能視物的,但新近證實它們能夠利用松果體來感知光線。

具往矣,隨著進化,松果體的光明使者身份一去不復返,其如今在人體的地位只是一種內分泌腺體,主要功能是通過分泌褪黑激素調節生物鐘,跟靈魂已經很難搭上關係。 不過台灣大學一份或將發表於 nature 的研究報告又把笛卡爾的舵手喚醒了,研究者對處於靜坐冥想狀態下的受試者進行大腦成像,結果顯示在冥想過程中,松果體顯著興奮。 富有宗教色彩的冥想如坐禪、瑜伽等通常要與靈魂、精神能量之類掛上鉤,研究者據此聲稱他們的研究揭示了松果體與靈魂的關聯,為笛卡爾的舵手頒發了一張科學的居住證。

或許在冥想時鬆果體的亢奮意味著駐紮於其內的靈魂正煥發出勃勃生機,但也有可能是此刻松果體正大量釋放著褪黑激素或其他某種激素,與靈魂並不相干。
注: 該篇研究報告可詳見於 Nature Precedings 網站

好的文章值得推廣,歡迎「轉貼」,轉貼資訊如下:
本文標題:
本文網址:

1 Response to "靈魂駐紮松果體?"

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