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閱鵬:催眠是通往潛意識的神奇大門

Posted on 10/24/2010 by 楚天格

字體大小按鈕:BIG MIDDLE SMALL


催眠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技術治療,許多以別的治療方法曠日廢時的個案,一旦改以催眠治療,往往能迅速揪出真正的病因,大幅縮短治療時程,

其主要原因正是因為催眠能夠直接打開橫亙意識與潛意識之間那扇封鎖的門,直接進入潛意識的黑盒子搜索深層的創傷、壓抑、欲望、久遠的記憶,直接曝光意識想隱藏、想偽裝的事情,直接與潛意識對話,直接給潛意識輸入新的指令。


潛意識之所以名之為「潛」意識,就是因為想不起來了,如果還能想起來的,都還在意識的範圍。心理學中有個大家常常在生活中經驗到的「舌尖現象」,意指你明明知道對方的名字,而且幾乎呼之欲出,可是就是說不出來。這種狀態,那人的名字還在相當表層的前意識,所以,過不久你總會突然想起來,唉呀,對方原來叫某某某,怎麼我記性這麼差?

有些記憶,就真的被歲月沈澱到非常深的底層了,例如,很少人能夠自己的出生過程,記得幼稚園老師的名字,記得自己三歲生日那一天是怎麼過的。這些被潛抑到意識底層的記憶,有些是中性的,沒有重要影響,有些則是不得不被壓抑下去的,否則存在意識中是錐心之痛,是無法令人視若無睹的。

這種壓抑,可以說是未來心理問題的根源,雖然暫時讓問題消音,卻不代表問題解決,它會在黑暗中慢慢形成一顆炸彈,於未來某個時空點,被某些刺激轟的一聲引爆。

如果在人的成長過程中,對於來襲的痛苦,永遠抱持正面迎戰的態度,我相信他將是一個身心健康的人。然而這是一則神話,沒有人能辦到這一點。因為每個人都從毫無武裝的嬰兒開始人生的旅程,有一段非常漫長的時間,我們都被巨大的成人操控、影響、教育,無條件地接收成人給的一切訊息,包括愛心、呵護、甜美的對待,也包括粗魯、負面情緒、責罵、體罰、偏執的信念。直到有一天,當我們忽然意識到:啊!我已經長大了……你的潛意識裡已經不知道容納了多少烏煙瘴氣。

只要你想想看,即使是西方人的嬰兒,如果給一對中國夫婦養育,他將會很自然地說得一口道地的華語,你就會明白嬰兒從父母身上接收了了多少東西。

提到潛意識,一定要提到精神分析學派祖師佛洛依德。

佛洛依德發現心理失調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各種怪異行為,是由自己無法控制的潛意識力量造成的。

有一次,一位年輕女人來找佛洛依德,她有隻手臂麻痺,無法做家事,也很痛苦。

佛洛依德檢查過的她手後,發現神經、肌肉都一切正常,既然生理沒問題,一定是心理出問題了,於是佛洛依德推斷她的潛意識渴望自己生病。

原來她是獨生女,父親喪偶又殘廢,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她必須照顧父親。

然而,有人向她求婚,她無法答應,也無法解決她的衝突,最後就斷絕了來往。

就在她結束這段關係後,手臂就麻痺了。

佛洛依德認為她陷在進退兩難的局面,她希望有情感的歸宿,也必須照顧父親,這兩者無法並存,產生衝突。然而她也厭惡照顧父親,這種負面情緒是她無法接受的,只好把它壓抑下去。直到與男人的關係結束後,這種壓抑轉換成手臂麻痺,如此一來,她自己也成了殘廢,那就有理由不必照顧父親。

從這裡可以看出,壓抑,表面上解決了一個問題,實際上,相對製造了更大的問題,而且,因為不能正大光明面對問題,整個人格遭到扭曲,問題反而更加嚴重。

「壓抑」一詞乃是佛洛依德首創的,是指一種將所有不愉快或難以面對的情緒轉移到潛意識裡,以便擁有「正常無痛苦的人生」的心靈運作模式。

佛洛依德認為,當一個人的自我不夠健全時,他的人格就會被潛意識控制,而做出許多非理性、互相矛盾的事情。例如有些人老是走霉運,總是忘記重要的約會,常常發生意外事故,把該保密的事說溜了嘴,更嚴重的,就被診斷為精神官能症、精神病了。

然而潛意識並不是惡魔,潛意識其實是意識的親密合作伙伴,是維持有機體運作的中樞,對很多人而言,潛意識更是靈感、直覺、創造力的來源。

學習潛意識的知識,可以幫助我們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也可以幫助我們活得更好。

關於潛意識的基本知識,等一下我會給予更多的介紹,在此,我可以替催眠先下個定義,催眠就是在意識與潛意識架起一道橋樑,使人整合意識與潛意識,達成融洽無間的合作關係。

在催眠治療時,我時常將個案引導進入催眠狀態後,直接對潛意識下指令說:「好,現在當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你就會回到問題發生的當時,然後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

我發現潛意識對於解決問題其實是充滿了興趣,只要給了潛意識一個明確的指令,「祂」會用各種方式來幫助「他」達成。

記得有一位B小姐,擁有非常好的學位與專業形象,婚姻也很幸福,可是她卻有強迫性偷竊行為,每次一到百貨公司,就忍不住要偷東西,也不見得偷什麼貴重的精品,她本身相當富有,她就是被內在非偷不可的驅力控制著,一次又一次。每次的偷,帶給她的不是緊張、刺激感,反而是冷靜、自信,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中。但她也很害怕,萬一有一天失風被抓,她就完蛋了。

我們會談了幾次後,決定使用催眠術,等她進入中度催眠狀態後,我給她下了上述的指令,她立刻回到小時候一個遺忘多年的情境,是一次不堪的被性騷擾的經驗。我讓她重新經歷這個經驗,而且,充分把她當時不敢說出來的感覺完完全全抒發出來。同時,也讓她設身處地去了解,那個時候,她只是一個很小的孩子,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懂得怎麼處理,當時她甚至以為是自己不乖才會遇到這種事,對於被性騷擾時竟有舒服的感覺而深感愧疚

……

過了一段時間,B小姐打電話告訴我,再也沒有偷過東西了,儘管,非常偶爾地,偷東西的念頭會跑出,但那只是個小小的念頭,她可以輕鬆地一笑置之。

從被性騷擾演變成偷竊行為,這個迂迴的過程是怎麼發生的,我不打算在此分析,這正是潛意識迷人的地方,就像繁複華麗的萬花筒,你稍微轉動小小的角度,又看見迥然不同的新天地。

我常告訴個案,只要潛意識有辦法創造一個困境,那也一定有辦法創造一個解決方案。當意識與潛意識之間溝通不良時,潛意識是麻煩製造專家,一旦兩者管道暢通,潛意識就是你的魔法師,以神奇的力量為你處理各種難題。

讓我再舉一個例子。

十九世紀中葉,維也納的醫師約瑟夫.布魯爾(Josef Breuer)治療過一個罹患恐水症的女病人,她的症狀是無法喝水,雖然她可以把杯子端到嘴巴旁邊,卻怎麼樣也無法把杯子裡的水喝進口中,那真是一幅非常詭異的畫面。結果,連續六個星期,她沒有喝到一滴水,唯有仰賴吃水果來補充水分。

布魯爾成功地誘導她進入催眠狀態,於是,她回憶起病症的根源。

原來她曾經到一位英國女人的家裡拜訪,見到一隻狗正在喝玻璃杯裡的水。她覺得非常噁心,但為了保持禮貌,她什麼也沒說。

回家之後,她就開始無法喝水,也忘記了這事情。

等她說出這段遺忘的記憶之後,從催眠中回到平常的意識狀態,無法喝水的症狀就消除了。

這是一個很好的案例,讓我們知道:一、追溯到事情發生的源頭,症狀就會消失。二、藉由喚起已經被遺忘的不愉快事件,可以消除症狀。

很多時候,我們忘記了問題的根源,卻深深陷溺在症狀的漩渦中,這時候,只要能以催眠讓遺忘的記憶重見天日,問題就會開始好轉。

近年來,國內開始有越來越多人學習家族治療,這個學派十分強調治療「內在小孩」。童年的痛苦如果沒有解決,日後會引發很多症狀,包括缺乏信心、罪惡感、自貶、自我傷害、憂鬱等等,在行為上,不是再度傷害自己,就是傷害別人。

在我的臨床經驗中,催眠是非常好的通往內在小孩的管道。讓個案在催眠狀態下回到童年,重新體驗痛苦的記憶,將不愉快的情緒釋放掉,然後以超越的觀點、成長的觀點來看待這些經驗,個案就可以改寫人生劇本,成為一個更為成熟健康的人。

過去發生的事情是不可能改變了,但是如何看待過去是可以改變的。一旦改變了看事情的觀點,整個人就跟著改變了。

有時候,我會讓個案在催眠中來到他心目中最美麗的樂園或仙境,讓長大的他與內在小孩一起攜手漫步,一邊交談,一邊分享成長的心情,讓內在小孩感受到有人關心他、愛他。

這樣的治療方式,常常可以締造神奇的效果。

事實上,催眠治療有個先天的好處是,在催眠治療過程中,當事人處於一種放鬆、舒適的狀態下,他的心理防衛會自然降低,平常有所顧忌的話會容易說出來,平常封鎖森嚴的情緒會容易釋放出來,他會更容易聆聽內在的聲音,更容易與自己對話。

平常的時候,人們被外在五光十彩的境界吸引,很少能夠反觀內心,向內尋找問題的根源。催眠的時候,眼睛閉上,與外境隔絕,他就與內在連上線,在催眠師的引導下,像在外流浪的旅人回到心靈故鄉,重新探訪自己。

好的文章值得推廣,歡迎「轉貼」,轉貼資訊如下:
本文標題:
本文網址:

No Response to "廖閱鵬:催眠是通往潛意識的神奇大門"

有話要說: